“今年债券基金主要看大类资产的配置,尤其是新股和转债这两块,如果配置比例较高,波段把握得准,还是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今年年初出现新股破发,参与打新股的机构有所减少,可以逆势而为,从现在开始参与打新。

  继2004年后,2011年国内债券基金首次出现大面积亏损。2012年,中国债券市场何去何从?对投资者来说,股市还是债市更有吸引力?今年,我国的通货膨胀形势如何判断?下调准备金率和降息的空间将有多大?本期基金周刊邀请了景顺长城优信增利债券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佘春宁、博时天颐债券基金拟任基金经理杨永光、融通四季添利债券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乔羽夫等三位资深基金经理就上述投资者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记者:对于未来机会的把握,你认为债券基金应该如何布局?

摘要:在愈加复杂的通胀形势下,国内加息风险挥之不去,债券市场似乎没有明显的投资机会。不过,转债供给增加、新股发行市盈率下降、信用债的信用利差提高等因素,都给债券基金投资带来柳暗花明又一村。
景顺长城稳定收益拟任基金经理佘春宁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杨永光:从资产配置角度来说,按配置时间长短可以有不同的配置策略。如果要从长期配置的角度来看,信用债是较好的配置资产。当前信用债发行利率处于历史高位,且未来存在下调贷款利率的可能,因此在目前时点配置些高票息的信用债是较好的选择,前提是要求对信用债的信用风险进行严格评估。如果从短期的配置角度来看,不排除股票资产也有机会。

  记者:对于债券基金而言,打新已经开始暴露风险点,你们对未来打新采取一种什么样的策略?

  “在目前这个点位,债券的配置价值已经逐步显现。目前的债券收益率基本处于2008年底到2009年初的低位水平。如果未来的通胀水平和宏观经济符合我们的判断,那么在目前点位投资债券有望享受比较高的票息和比较好的资本率的双重收益。”佘春宁表示。

  杨永光:今年二级债券基金的收益可能会比去年好,因为去年“股债双杀”的情况今年再次出现的概率不大。历史上出现“股债双杀”的概率很低,连续两年出现的概率更低。对二级债券基金来说,只要股票与债券中某一类资产的表现较好,那么二级债券基金的回报可能会较好。这在历史上已得到多次验证。

  曾刚:2、3季度对债券市场仍需持谨慎观点。信用债的收益率水平目前已经处于历史均值下方,只具备配置价值,不宜投机性波段交易。目前看信用债的信用风险还未进入真正的考察期,影响有限,但信用利差已经降至较低水平,对抗加息的防御能力下降,同时资金面的趋紧带来流动性的顾虑,因此信用债的整体风险确已上移。我们认为存量可转债风险得到了释放,但仍略微高估,只能少量参与,真正的价值区间还要等到超大盘可转债发行前后。

  不过,债市整体难有大行情,债券基金要想获得超额收益,全靠基金经理的资产配置能力和波段操作水平。

  乔羽夫:相对去年,今年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都有较好的投资机会,但从我们可以把握到的机会来讲,更看好债券类资产。

  周鸣:对于债券市场来说,宏观经济基本面是一个大趋势的影响,而资金面是一个脉冲式的阶段性影响。未来无论是加息、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回收流动性,都会使得债券收益率上行,所以存量债券可能会受损。另一方面,新增资金有了配置更高收益率债券的机会。相对来说,在这样一个的利率上升周期中债券操作是比较痛苦的,主要是把握更高持有期收益和资本损失之间的平衡。

  景顺长城稳定收益拟任基金经理佘春宁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今年的宏观经济可能呈逐步稳定、高位趋稳的态势,在国家一系列政策措施调控下,下半年通胀水平会逐步走低。

  乔羽夫:信用风险是投资信用债券的主要风险之一,我们将在参考外部评级的基础上强化内部评级流程和投资库的制度管理。融通四季添利债券基金作为封闭式债券基金,我们计划基金组合久期与基金封闭期进行基本匹配,从而尽可能的规避流动性风险和利率风险,以及基金管理人对利率走势判断可能出现的失误而对基金收益造成的损失。图片 1

  周鸣:今年以来,随着信用利差的快速收窄,目前信用差已经比较充分地反映了经济复苏的态势,依靠信用利差获取收益的可能性比较小了。对于可转债这块,去年三季度出现了一波独立行情,但是今年目前的转债供给量太小,随着后续转债的陆续上市,我们还会积极关注的,增加了投资。虽然看到利率上行,但债券基金必然要配债,我们需要在票息收益和资本损失之间寻找一个平衡。

TAGS:打新能力债基关注

  乔羽夫:由于经济增速和通胀水平的双降,从紧的货币政策有较大的可能会转为中性。决策者将根据经济、通胀、汇率等多方面因素考虑货币政策的方向。我们认为,准备金率的下调将取决于外汇占款和信贷投放情况,我们预计今年可能有2-3次下调空间。而对于存贷款利率而言,除非出现较为严重的经济下滑和通货紧缩,目前我们还看不到降息的必要性。

转发此文至微博)

     
在愈加复杂的通胀形势下,国内加息风险挥之不去,债券市场似乎没有明显的投资机会。不过,转债供给增加、新股发行市盈率下降、信用债的信用利差提高等因素,都给债券基金投资带来“柳暗花明又一村”。

  佘春宁:就股债的大类资产配置比例来说,这主要与个人的年龄和风险偏好有关,很难一概而论。比如,刚毕业的年轻人可以把更多的资产配置在股票性资产上;中年人可能会开始做一些平衡性配置的考虑;到中老年以后,这个人的大部分资产可能需配在债券性资产中。

  面对货币政策逐步收紧、通胀预期逐渐增强、债券基金打新风险点日益暴露等问题,二季度债券基金将如何布局?就此话题,本报记者与申万巴黎添益宝债券基金经理周鸣、华富收益增强债券基金经理曾刚进行了一番交流。

  佘春宁认为,目前信用债的信用利差已经回归均值以上,处于非常合理的水平,配置价值已经显现出来。

  本报记者 黄金滔 安仲文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国金证券(600109)基金分析师王聃聃、张剑辉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表示,在股市反弹背景下,前期新股破发的现象消失,新股申购型基金整体表现稳健。因此从中长期看,债券型基金仍是资产配置的重要选择。“债券—新股申购型”等品种值得关注。

  杨永光:虽然1月份CPI超预期,但今年通胀总体水平比去年下一个台阶的概率较大,只是下降的幅度可能不及预期大,风险主要存在下半年。

  曾刚:过去半年,在发行市盈率越抢越高的时候,我们主动放弃了大多数大盘新股的网下询价,较早地下调了对中小板和创业板打新的力度,择优参与中线仍可看好的实力股。今后几个月基本也会延续这样的力度和节奏。

  《基金周刊》:请三位基金经理谈谈对今年债券市场(包括预期收益)的看法,今年债市继续出现“黑天鹅”事件的概率有多大?影响今年债市投资收益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

  周鸣:打新向来是国内债券基金增厚收益的主要手段,但我们在新股申购上制定了严格的流程和风险控制。我们的打新会结合行业研究员的深度研究,并不是简单地根据新股在一二级市场存在差价就盲目地打新,而是进行严格的筛选流程,择优而打。今年一二月份的时候,很多机构都不去参与新股申购,但我们还是积极参与,事实证明在行业低迷的时候,我们反而能够申购到一些好股票。

  景顺长城优信增利债券基金拟任基金经理

  周鸣:我从去年6月接手添益宝债券基金时,就考虑到随着经济复苏,低利率时代不可能长期维持,未来将进入到一个加息周期或者利率上升周期。基于这样的判断,我立即对债券的持仓进行了调整,一方面缩短了整个债券组合的久期,同时增加了信用债的投资比例,信用债一直维持40%多的比率。这样的调整既可以抵御未来由于利率上升而导致的整个债券组合的敏感度,也可以增加债券持有期的收益。

  影响今年债市投资收益的最主要因素,还是来自政策的不确定性,主要包括政策放松幅度过大,或是政策调整不及时。这种不确定性给经济带来的负面效果可能较大。

&nbsp&nbsp&nbsp&nbsp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基金周刊》:关于未来新基金的建仓,你们是怎么考虑的?会否采取快速建仓的策略?建仓的方向是什么?2012年,哪些债券品种更具投资价值?

  记者:如何看待未来一段时间的宏观经济?

  目前考虑大部分的资产配置还是会选择债券类资产。除了之前所说的那点原因,还有就是当前转债市场的规模已经较大,且大多数转债还有正的到期收益率,下跌空间较小,因此转债类投资基本可以取代股票类的投资。只是因为转债的品种与规模尚不及股票市场,对于一些大型的机构投资者与资金量大的个人投资者来说,还需通过配置部分股票来满足其配置的要求。

  ⊙记者 马全胜 徐婧婧 ○编辑 张亦文

  《基金周刊》:对于控制基金的下行风险,你们有哪些具体措施?

  曾刚:今年一季度5.44%的收益率其实是略微超出了我们之前的预估值。从收益结构上看,偏重于信用债的纯债券组合对净值的贡献占到了3-3.5%,“打新”占到了2-2.5%,可转债基本清仓,没有影响。在打新股方面,我们从去年11月份起就开始调整策略,主动放弃了大多数大盘新股的网下询价,对中小盘的股票我们也择优参与,在规避新股破发的同时仍能抓住涨幅较好的中小盘新股。而我们去年底的转债仓位还不到1%,主要是考虑到在A股进入震荡市的预判下,不能支持过高的转股溢价率,一季度中信标普可转债指数的跌幅在10%左右,我们幸运地躲过了这一波跌幅。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