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沪深两半年报披露工作已全部完成,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6.49%,而盈利水平普涨的同时,上市银行资产质量也开始同步改善。
上市银行资产质量今年上半年出现较为明显的好转迹象,大部分银行不良贷款较去年年末有所下降。同…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到3月31日,包括城商行、农商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及国有大行在内,已有近8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披露了2018年的年报。而根据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80家银行中,35家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其余为持平或有所下降,多家券商研报认为,在不良贷款余额下降、不良率触顶回落、拨备覆盖率略有提升的背景下,我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已经走上了改善通道。

原标题:21金融研究:上市银行大比拼 谁是风控王者

  目前沪深两半年报披露工作已全部完成,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6.49%,而盈利水平普涨的同时,上市银行资产质量也开始同步改善。

农商行的压力

摘要
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持续下行,叠加金融严监管持续推进,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在压力中前行。
从2019年上半年A股各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等监管指标看,国有大行股份行资产质量有所回暖,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则参差不齐。

  上市银行资产质量今年上半年出现较为明显的好转迹象,大部分银行不良贷款较去年年末有所下降。同花顺iFinD统计数据业示,截至6月末,26家上市银行中有高达20家银行不良贷款率出现下降,占比近八成。此外,还有2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持平,而不良贷款率较去年年末有所上升的仅有4家。

企业预警通信息显示,目前国有大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共有752家。根据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不良贷款率最高的前5位依旧是农商行,比如,宁城农商行不良率为11.53%,比期初上升了1.26个百分点。

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持续下行,叠加金融严监管持续推进,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在压力中前行。从2019年上半年A股各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等监管指标看,国有大行、股份行资产质量有所回暖,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则参差不齐。

  银保监会日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而26家上市银行中,仅有江阴银行、浦发银行高于这一平均值,分别为2.29%和2.06%,而宁波银行与南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均低于1%,分别为0.8%和0.86%。包括农业银行、招商银行、吴江银行、常熟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还出现了不良贷款率与不良贷款余额较去年年末“双降”的可喜态势。

事实上,不良贷款率超过2%都是农商行,其中,上市农商银行仅江阴银行一家。2018年,江阴银行不良率为2.15%,比年初下降了0.24个百分点,据了解,这份业绩被称为江阴银行上市以来的最好年度业绩。

截至2019年6月末,33家A股上市银行中,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三家银行分别是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和常熟银行;不良贷款率最高的三家分别为郑州银行、江阴银行和华夏银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最高的三家银行为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和常熟银行;拨备覆盖率最低的则是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和青岛银行。

  国有五大行不良贷款率集体较去年年末有所下降,其中,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62%,较去年年末下降0.19个百分点;工行不良贷款率1.54%,下降0.01个百分点;建设银行不良贷款率1.48%,下降0.01个百分点;中行不良贷款率1.43%,下降0.02个百分点。与此同时,5家国有大行今年上半年均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核销力度。工商银行上半年累计清收处置不良贷款1077亿元,同比多处置166亿元;中行采取了现金清收、重整重组、批量转让、核销等手段,今年前6个月境内机构全口径化解不良资产同比增加17.75亿元。

同为上市农商行,广州农商行截至2018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仅1.27%,较上年末下降0.24个百分点。去年,广州农商行加大了信贷风险排查力度,力求风险提前处置与化解;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处置、核销力度,并开展“雷霆清收”专项清收行动。

分类别来看,2019年上半年末,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不良率同比均有不同程度的回落,降幅在2-19BP之间;上市股份行不良率有起有落,其中,招商银行不良率从1.43%降低20BP至1.23%,在股份行中下行幅度最大,华夏银行不良率从1.77%上行7BP至1.84%,升幅最高;上市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不良率最低至0.78%(宁波银行),最高达2.39%(郑州银行),同比起落幅度更大。

  近期以来,农商行屡屡被爆出不良贷款率大幅增加的新闻,而从上市的农商行半年报数据来看,这些农商行资产质量尚可。江阴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吴江银行以及张家港行截至6月末的不良贷款均较去年年末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除江阴银行不良贷款率高达2.29%外,其余4家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均低于二季度末的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值。

农商行中,不良率下降得最快的是阆中农商行,2018年的不良率为4.17%,尽管仍处于较高水平,但已经比期初下降了近7个百分点,基本达到了2016年末的水平。

随着商业银行逐步将逾期90天贷款划入不良,不良认定标准趋严将推动风险充分暴露,未来隐性不良压力将有所弱化。在商业银行盈利能力改善的背景下,有更多财务资源将用于加大不良核销,计提较高拨备,为化解不良资产提供较好保障。

  从不良贷款的行业分布来看,制造业、批发与零售业、建筑业、采矿业等行为的不良贷款率较高。上市银行半年报显示,受部分民营中小企业、低端制造业等客户经营困难的影响,多家银行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已超过5%。

这是一家地处四川的小农商行,全行不到500人,而之所以出现不良率过山车现象,主要是由于阆中农商行在2017年末按照监管的要求,将本金未到期而利息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管理,从而导致不良飙升,去年阆中农商行通过现金清收、以资抵债、债务重组、呆账核销等多种方式清收不良,才实现了4.17%的水平。

农行资产质量“咸鱼翻身”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农商行不良率处于连续上升状态,直到去年三季度才稍微显现出刹车的苗头,截至2018年末整体不良贷款率为3.96%,在所有类型的银行主体中,农商行的不良率也是遥遥领先。

2019年上半年末,工行、建行、农行、中行和交行五大行不良率分别为1.48%、1.43%、1.43%、1.4%和1.47%,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降低了6BP、5BP、19BP、3BP和2BP。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