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早晨,日本央行向货币市场注入了5万亿日元的同日基金,收到了来自金融机构的3.6608万亿资金需求。当天下午,日央行又增加了3万亿日元的同日基金,并收到银行1.72万亿日元的需求。

摘要:
受地震及核泄漏影响,日本股市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18.45%,中国内地投资日本市场的QDII基金也遭受不少损失。据数据统计,6家QDII基金投资日本股市,3天总体损失或超过5100万。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日本股市大跌,中国内地投资日本市场的QDII基金也遭受不少日本股市续跌
或暂时关闭东京股市
受地震及核泄漏影响,日本股市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18.45%,中国内地投资日本市场的QDII基金也遭受不少损失。据数据统计,6家QDII基金投资日本股市,3天总体损失或超过5100万。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日本股市大跌,中国内地投资日本市场的QDII基金也遭受不少损失。由于地震发生在上周五股市尾盘,而3月14日和3月15日开盘就直接大跌,因此QDII基金经理很难有较好的出逃机会,除非是割肉卖出。但作为专业的投资者,在市场恐慌时卖出并不是个好方法。日本央行(BOJ)周四(16日)通过同日操作向货币市场注入6万亿日元资金,继续安抚核危机阴影下的市场情绪,以确保金融市场正常运行。这是日本央行连续第四天宣布通过同日操作进行紧急注资。日本核泄漏危机情势上升,市场情绪变得异常悲观,日元汇率大幅攀升,并创历史纪录高点。日本央行周四(16日)向金融市场投放6万亿日元之巨的流动性,至此,该央行累计向市场注入37万亿日元资金,再创历史最大规模。此外,日本央行表示,预计银行准备金余额为29.0万亿日元,银行往来帐户余额为34.9万亿日元。(汇通网)日本央行昨日再次向短期金融市场提供合计5万亿日元紧急资金。短短3天,日本政府向市场注入的流动性总额已经达到31万亿日元之巨。日本政府震后开动印钞机是否会造成流动性过剩,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的分析人士指出,日元短期内将因为海外投资回流走强,从中期看,巨额流动性将导致日元走弱,而强震也会使中国的通胀形势更加复杂,短期内出口可能转逆差,中国年内人民币升值幅度或下调,加息的预期也因此延迟。继昨日上午日本央行向市场紧急投放3.5万亿后,昨日午间日本央行再次向货币市场追加1.5万亿日元,以安抚市场恐慌情绪,确保金融市场稳定及结算需求。如果算上本周一投放的18万亿日元、周二的8万亿日元,近3个交易日日本政府向市场注入的流动性总额已经达到31万亿日元。(注:周四日本央行再度注资5万亿,总额已达36万亿。)而2008年中国为应对金融危机出台的4万亿新增投资计划,也被谨慎地分两年实施。日本投放的巨额流动性,令市场短期走势更加扑朔迷离。令人担忧的是,目前日本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200%,而美国国债占其GDP比重最高时也不超过100%,日本政府震后开动印钞机是否会造成流动性过剩,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值得注意的是,昨日日本债券市场因为避险情绪推升上涨。知名评级机构穆迪认为,日本震后债券市场崩盘的可能性有限,未来1年左右的时间内,日本政府的举债行动不会面临大的问题。据悉,近0利率使日元长期作为国际市场的套息货币,当投资者看好某个市场,往往借日元去市场投资获利;当市场大跌时,投资者纷纷抛售资产换回日元避险,日元因需求增加而走强。中投证券分析指出,从震后日本股市大跌、黄金市场不升反跌、美元下跌、日元上涨等迹象判断,强震后投机资金正流出日本,但日本的海外投资也在回流用于灾后重建,二者相抵,日本震后将有大量资金流入,导致日元持续走强。美国财长盖特纳昨日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公开表示,不担心日本抛售美国国债为灾后重建融资。盖特纳指出,日本是一个高储蓄率的富有国家,有能力处理灾后重建的融资问题。对此,法兴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姚炜认为,日本重建资金来源有征税、印钱和出售海外资产三种,日本很可能通过前两种渠道融资,出售海外资产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国国债的第二大海外持有国,在必要的时候不排除会抛售盟国的国债套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张陶伟表示,“日本政府投放的巨额流动性好比定时炸弹,长期看日元仍会走软。如果能避免市场崩盘并及时刺激实体经济增长,其副作用最终会抵消;如果没能刺激实体经济,过量的流动性又导致通货膨胀,会给日本经济复苏蒙上一层阴影。”至于日本地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兴业银行经济学家鲁政委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指出,地震诱发的日本企业电子和汽车企业停产,可能令中国国内过去价格长期下跌的交通和电子产品,价格出现止跌反弹,从而令短期通胀形势更为复杂。鲁政委认为,日本强震可能将使人民币汇率升值的速度明显放缓,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幅度由此前的5~6%调整为4~5%。再度加息要推迟到第二季度,不过预计3月份仍将执行一次准备金率上调。据悉,地震诱发全球装机容量最大的福岛核电站关闭并出现核泄漏,该电站输出的电量据称占全日本用电量的10%,东京的30%,对日本的经济复苏造成巨大打击,也限制了日本对石油等大宗商品的需求。上周五日本地震消息传出后,油价大幅跳水。昨日北京时间18点34分,美国4月交割原油期货报在98.68美元/桶,呈现企稳反弹的迹象。也有分析人士指出,日本地震短期内导致对原油的需求减少,原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短期内有助于缓解中国输入型通胀的压力。进出口方面,法兴银行分析指出,中国和澳大利亚是日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短期看两国相对日本的贸易顺差会急剧下降,但中期将受益于日本的灾后重建。美股市周二大跌
日核危机引发恐慌全球经济体将讨论干预日本经济

日本重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由于基准隔夜利率几乎为零,日本央行无法像2月新西兰基督城地震发生后所做的那样降息。日本央行目前只能通过提供充足流动性,维持零利率的方法来为灾后经济提供资金。

更重要的是,零配件工厂受损使日本恢复生产面临巨大困难,很多制造商的供应链中断。预计随着重建工作的开展,供应链料于5月底恢复,供应链断裂带来的出口下滑会被修复。但是日本目前电力紧张,夏季将会限电,至少年底前恢复出口的机会不大。

据野村证券预计,日本政府为本次仙台地震将出台的财政刺激政策规模将超过当年神户大地震后的水平,但重建资金需求将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公布。

2010年日本铜需求为102.9万吨,占全球需求的5.55%,因此铜需求的增加或将对全球供需面产生一定影响,至于铝和锌,虽然需求也会有一定增加,但相对于全球的供应量,增加的需求量只能是略微减轻过剩供应的状况。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重建将促使日元回流,这是支持日元汇率走高一个最重要因素,但是日元汇率走势并不仅仅取决于日元的回流,还取决于日本央行的政策。从长期看,日元的汇率将反映地震带来的损失和重建对损失的弥补程度。

为灾后资金需求大开“印钞机”

日本震区的GDP产出约占全国的10%左右,重灾区更是集中了石化、半导体、核能和汽车等重要产业,地震使得许多工厂遭受了严重的破环。为了重建生产设施,快速恢复生产运营能力,日本企业将通过变现部分海外资产以换取日元。而日本持有的外汇,主要是美元,它将是此后一段时间抛售的重点。

再次注资行动凸显了日本央行正努力确保银行有足够流动性满足灾后企业和居民激增的现金需求。

庞大的资金需求将对全球货币市场产生影响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灾后日本财政赤字可能进一步扩大,日本政府很可能会选择将财政赤字“货币化”。

二、日本货币政策将会继续放松

日本央行还宣布,将在3月17至18日通过反向回购协议回购2万亿日元国债。这已经是日本央行连续第二天宣布此项操作。

回顾日本历史上的地震,最接近的是1995年日本神户地震。从1986年—1991年,日本经济刚刚经历了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破裂的沉重打击并陷入深度衰退局面,但地震后的两年,日本经济有了明显好转,震后五个季度,日本
GDP每季度平均增长
0.7%,这主要归功于政府投资和消费力度的加大。在政府投资的带动下,随着基础设施的恢复,1996
年,私人投资亦呈现显着增加态势,从而带动了经济的复苏。

日本政府或将“财政赤字货币化”

由于核电危机,日本面临电力短缺的状况。根据彭博资讯的消息,由于地震和海啸,已有11个核反应堆——装机容量总共9.7GW,占日本核电总装机容量的20%被强制关闭,由于受损核电站的复产需要较长时间,并且随着核心熔毁风险的上升,福岛多个反应堆可能被永久性关闭。

同日基金能够有效地向现金短缺的金融机构提供立刻所需资金,从而避免耽误清算。

笔者认为,重建将帮助日本经济从地震后的严重破坏状态中回升,但没有能力在本年度内消除灾难造成的所有损失。也即是,重建将拉动经济回升,但对其步伐不应抱有太高期望。

“由于灾难,今天的资金需求仍然强劲,机构为了确保业务运营都想要期限更长的资金。”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首席日本经济学家Susumu
Kato表示,“日本央行可能会再次注资,从而将隔夜拆款利率稳定在0.1%的目标左右。由于灾后恐慌而且临近3月31日日本财年结束日,至少在本周内市场融资需求预计都会保持强劲。”

三、重建对日本经济的拉动程度依旧不明确

日本央行正面临着是否将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抉择,而这场强震很有可能会让站在“十字路口”的日本政府下定决心。

一、重建将促使日元回流,并维持日元汇率强势

由于资金需求强劲,在央行注资前的周二早晨,日本市场上的隔夜拆款利率曾一度跳升至0.13%左右,远高于日本央行的政策目标范围0.0%~0.1%。

由于灾后重建的需要,日本也将增加对基础金属的需求,但是,我们关注的是增加的需求量。在全球制造业向中国转移的浪潮中,日本也不例外,其生产基地已有不少转移到中国。1995年以来,日本在全球金属市场的地位逐步下降,2011年,日本金属需求占全球比重从1995年的12%降至5%。从绝对值看,由于大规模的产业转移,日本的有色金属消耗量自1995年以来已下降30%。1995年日本的有色金属消耗量曾领先中国20%,但目前中国的金属消耗量已反超日本7.5倍,这意味着日本灾后重建对全球金属供求状况的影响将大幅削弱。

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周一就表示:“无论操作的结果如何,该行都将在必要时提供资金,以确保市场稳定。”

综合以上观点,我们可以看出,虽然近期日本原油需求有所下滑,但随着灾后重建工作的开展,对原油的需求将加大,这对油价将是一个中长期的利好。

TAGS:货币化大开印钞机财政机日赤字央行

因此,重建相对于对原油需求的影响,对基础金属的影响更为有限,在关注大宗商品的重建效应时,我们的焦点应在原油市场的变化上。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