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图片 1

早在1月4日时,万科A公告称2018全年实现合同销售金额6069.5亿元。3月25日晚间年报显示,万科A2018年实现营收2976.79亿元,同比增长22.55%;净利润337.73亿元,同比增长20.39%。

在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针对融资收紧的问题,万科总裁、首席执行官祝九胜说:
  好学生喜欢难题目,万科要争当好学生,答好难题目。
  船大难掉头,需要万科“答好难题目”的可没有应对融资收紧的问题这么简单。
  8月20日,万科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呈现出来的数据很漂亮:
  实现营业收入1393.2亿元,同比增长31.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8.4亿元,同比增长29.8%;
  持有货币资金1438.7亿元,远高于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长期负债的总和666.5亿元;
  净负债率35.04%,持续保持行业低位。
  实现销售面积2150.1万平方米,销售金额3340.0亿元,同比分别上升5.6%和9.6%。
  在某机构发布的2019上半年房地产企业销售额排行榜中,万科高居第二位。这样的成绩,放在适龄儿童中,是标准的三好学生。
  但把平面的成绩放在时空中去看,光鲜的成绩便褪去华丽的外衣,透着一丝焦虑。
  增速放缓,主营业务遭遇天花板
  拎出4年内营业收入、销售金额、销售面积等能看出未来走势的几组核心指标的数据来进行对比分析。
  可以看到,万科营业收入表现一直良好。但房地产行业的特殊性,有1—2年的项目结转周期,所以今年的营业收入对应的是2017年左右的销售业绩。从销售金额、销售面积的同比增速来看,万科是一直呈现下降趋势的,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两年,万科营收也将受影响。
  可以看出,万科的主营业务房地产开发呈现增长疲软的趋势。究其原因,与大环境离不开,上半年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10.1%,增速较2018年同期减少0.7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也让万科增长更加乏力。根据2018年年度报告,万科房地产业务的市占率达到了4.05%,在今年上半年,万科开发业务销售金额在41个城市中,位列当地前三,市占率或许有进一步提升。而在前面有碧桂园、恒大强劲对手,后又有保利、融创等追兵,想要进一步提升,难度不小。
  再来看万科土地储备及新开工面积。
  去年,万科喊出了“活下去”的口号,给行业带来些许悲凉。但从万科前7个月的拿地动作来看,在同行中仍是锐意进取的“好学生”,以超千亿的拿地金额排在第二名。如果只与自己比较,万科在拿地的速度上的确呈放缓的姿态,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新增地块规划面积同比下降三成。
  新业务难登大堂 第三次创业道阻且长
  当主营业务放缓的同时,新业务却不能如愿跟上。
  2014年,万科确定要做城市配套服务商,在传统的住宅业务以外,万科计划加大在度假物业、服务式公寓、新型商用中心、社区商业等消费体验地产;创业产业园、物流地产等产业地产;以及物业服务、装修与智能家居、建筑产业化等地产延伸业务方面的探索力度。
  当时郁亮给出了一个目标:
  我们希望在十年后,新业务能取得和住宅并驾齐驱的地位。
  5年过去了,住宅遇到了增长瓶颈,而新业务被“收敛、聚焦,活下去”掩盖。
  尽管长租公寓、商业开发和运营、物流仓储服务、产业办公、冰雪度假等业务单独拆开,数据不算十分难看,但相比于房地产开发业务而言,仍然是难登大堂,由于远没有达到财报信息披露的标准,收入被计算在主营业务里。
  尤其是在长租公寓层面。万科在2018年8月,曾说要把租赁业务定为集团的核心业务,也就1年时间,万科暂停了雄心勃勃的“万村计划”,因为遇到困难。而被认为是升迁之路,从深圳总经理走到长租公寓总经理的薛峰也辞职了。
  在今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面对小股东对多元化业务收益的询问时,祝九胜非常坦承,用了“不尽如人意”“差强人意”来形容,“我们很惭愧,此刻还不理想。”
  好学生喜欢难题目,祝九胜说:
  现在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转型是万科的第三次创业,第三次创业的目的是继续围绕城市发展、围绕客户的需求,构筑我们的第二条增长曲线。
  现实很骨感,万科要解答新业务难题,道阻且长。
  近四成净利润被少数股东分掉
  少数股东吃掉利润的话题谈及了很多年,在2016年由一位地产高管实名发问“作为优秀房企的万科的利润去哪了”达到了高潮。好几年过去,万科依旧没变。
  让这位高管疑惑的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比较缓慢,甚至出现下滑,与万科的业绩高速增长相背离。2015年财报的数字显示,万科归母净利润的增速远不及少数股东损益的增速,2015年万科营收和净利润增长了35%,归母净利润仅增长了15%,但少数股东损益增长了121%,整整43亿元利润被“少数股东”分走,占了净利润的1/3。
  以此逻辑,来看万科近年来少数股东损益表现。不难发现,少数股东的损益增速依旧高于归母净利润,从半年报中的对比可发现,少数股东损益占比在2016年有所下降,但2017年又持续增长。
  在年报中,少数股东损益占比在2017年走到了一个低点,而在2018年又达到了近四年高点。也就是说在2018年有三成的净利润被少数股东拿走了,这一数字在2019年上半年接近了四成。
  “少数股东”是谁?项目子公司的股东,主要包块两大类:一是合作方,二是万科项目跟投员工及万科高管。
  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表达了不满:“将近1/3的净利润去到少数股东那里,这是损害了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甚至还有投资者怀疑管理层进行利益输送。”
  祝九胜的回应把重点放在了项目合作方:
  我们要源源不断地获取土地资源和项目资源,所以在经营者看来,一方面既要善待项目合作方,另一方面,对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也肯定不能有任何不利的情形出现。

图片 2

从去年9月底流出的“活下去”会议图片、多个楼盘维权事件等,万科如何在业绩、规模及质量间寻求平衡?郁亮还有何创新突破万科现有资产?

万科的“去地产化”逻辑在半年报中有了进一步体现。

2019年3月26日上午9:45,万科在深圳大梅沙总部召开2018年度业绩推介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现场直播,与万科高管面对面。

8月21日上午,万科在深圳举办2018年上半年业绩会。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万科实现销售金额3046.6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059.7亿元,同比增长51.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1.2亿元,同比增长24.9%。

图片 3

图片 4

“活下去”成为去年万科的热词,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表示,万科很让大家操心,说活下去的时候是对自己说的。万科是危机感驱动的公司,内部讲话变成了公开的,造成了很多人的困扰。郁亮表示,2018年战略上做了小小修订,升级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不仅提供硬件,更提供服务。收敛聚焦是阶段性的总结和调整,不是砍树,是修剪。先确保根基稳固才能更好的开枝散叶,为未来的发展赢得坚实的基础。

除了各项稳健指标,财报中的另一大焦点是,万科首次将租赁确立为核心业务。对于这样的改变,万科总裁、首席执行官祝九胜解释这是万科定位逻辑的延伸,从城市配套服务商到美好生活服务商,万科坚持为大众服务、为普通人服务,这个逻辑自然延伸到租赁住宅,而为大众业务、普通人服务才是万科的主渠道业务。

活下去:万科是危机感驱动的公司

不过,另外一种解读是,租赁核心化,这是万科“去地产化”的表现。就在今年6月份举办的万科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郁亮曾表示,万科的方向是明确的,但路径还不清晰,目前还无法回答十年之后物流板块占比多少,商业板块占比多少,但可以清晰的是,万科未来是美好生活的服务商,未来想到万科,想到的是美好生活,不是几栋房子。

在简要介绍去年万科业绩情况后,董秘朱旭指出,万科认为未来行业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经济下行压力并未消除,人口形势面临少子化挑战;住宅全面短缺时代已经结束,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上升,头部企业竞争更加激烈。

万科“去地产化”路径

万科认为发展机遇依然存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仍在继续,房地产开发还会维持较大规模,人民美好生活还需要更多的内容供应和空间服务,但企业转型也绝非易事。万科要基于战略,明确发展方向,聚焦主航道,巩固提升基本盘。

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万科长租公寓业务覆盖30个主要城市,累计获取房间数超过16万间,累计开业超过4万间。截至目前,万科长租公寓业务已形成青年公寓(“泊寓”)、家庭公寓、服务式公寓三类产品。报告显示,期后,万科完成15亿元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发行,为万科租赁住宅业务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

随后的问答环节,首个问题就抛给万科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祝九胜:万科如何在未来继续领跑行业?

祝九胜表示,万科租赁新增房源主要来自三方面:第一,政府推地的时候,这是一个长租公寓用途的地,万科在北京、佛山、深圳有6个这样的项目;第二,各类机构历史上闲置的存量资产,万科通过合作方式或者通过租赁方式租过来;第三,社会上分散在个人手上的房子。

图片 5

此次租赁业务,关注点在于万科首次将租赁住宅业务确立为核心业务。按照祝九胜的解释,这个转变也符合万科美好生活服务商的定位,这只是逻辑的自然延伸。

祝九胜认为,行业既有机会又有行业集中度提升的挑战,万科过去几年对规模的依赖变得不那么严重,不再在规模上做线性的比较。探索的第一个方面是租赁,万科在07年探索租赁住宅,08年在广州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租赁方案。现在,万科租赁开业超过6万间。探索的第二个方面是物流,第三块是传统的物业管理,开始管非自身开发的项目。转型的路很艰难,但我们自己很坚定。先看客户需求,再看市场,欢迎大家给我们更多的指导,我们也一直在努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租赁业务在万科营收中的比重分量以及租赁的赚钱能力,因为,此次半年报万科全部营业收入中,来自房地产业务的结算收入比例高达95.0%,这么看来,其他业务都是“小料”。

“活下去”成为去年万科的热词,也被市场认为万科新名词特别多,那如何理解万科的转型?

至于赚钱与否,祝九胜的言外之意已经透露出长租公寓还未找到盈利模式,“这是给大众、普通人提供一个居住的解决方案,从资本回报、赚钱不赚钱来说,短期来说我相信媒体朋友比我们从业者还清楚。”

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表示,万科很让大家操心,说活下去的时候是对自己说的。万科是危机感驱动的公司,内部讲话变成了公开的,造成了很多人的困扰。

因此,一个合理的解读就是,万科正在从各个层面悄然“去地产化”,程度有深有浅,范围有大有小,这是万科的长远生存逻辑。“十年之后,万科还是地产公司吗?我想应该不是了,如果还是,那也得惨淡经营了,那时在中国经济里房地产比例已经占得不高了。”郁亮曾如此表态。

图片 6

其实,“去地产化”正在一点点渗透万科,反映在业务上,就是上半年万科在商业开发与运营、物流仓储服务、养老教育、冰雪文化、娱乐文化、医疗等领域的表现。

2012年万科判断地产行业进入白银时代,虽然没有黄金时代贵,但依然是贵金属。在白银时代启动转型,才会有充足的时间,等到青铜时代再转型就来不及了。“我们从事转型的决心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对白银时代的判断从来没有改变。”郁亮表示,2018年战略上做了小小修订,升级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不仅提供硬件,更提供服务。收敛聚焦是阶段性的总结和调整,不是砍树,是修剪。先确保根基稳固才能更好的开枝散叶,为未来的发展赢得坚实的基础。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