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商报讯

  小郭说险

图片 1

购买月余的新车被盗,车主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孰料,保险公司却以“新车尚未挂牌,盗抢险不生效”为由,拒绝赔偿车辆损失。于是,车主起诉至法院。昨日,永登县法院公布该案一审判决,法院认为,保单中“特别约定条款”的字体、字号及字体颜色与保单约定的其它事项无任何区别,不足以引起投保人的注意,另外,保险公司未明确告知投保人免责条款,遂判令保险公司赔偿车主车辆损失12.52万元。

  案例:6月初,家住仓山区的郝先生花10多万元买了辆新车,交车款时为新车投了全车盗抢险、车辆碰撞险、第三者责任险等险种,并当即向保险公司交齐了保险费,办妥了投保手续。适逢周末,郝先生没办法给车子上牌。结果,第二天大清早,郝先生下楼发现原本停在小区附近路边的爱车不见了。

近日,太平洋车险理赔难问题再次被媒体炮轰,一方面接受没上牌照的新车投保,另一面又以没车牌为由拒绝理赔,太平洋车险收费却不承担责任的做法严重侵害了车主的权益。

2012年10月6日,阿华在永登县一汽车公司按揭购买了一辆“北京现代牌”SUV车辆。当日,阿华在某保险公司投保购买了车辆相关保险,其中盗抢险交纳保险费645.84元,保险金额为125200元。保险期自2012年10月7日零时至2013年10月6日二十四时。机动车保险单特别约定“盗抢险自领取正式牌照之日起生效,保险止期不变”。后该车因按揭手续在办理过程中,故未能领取正式牌照。2012年11月17日23时许,阿华将该车停放在天祝县华藏镇。孰料,次日凌晨1时30分许该车被盗。于是,阿华向公安机关和保险公司报案。

  结果:车牌还没拿到,车就丢了,这让郝先生非常懊恼。想着好在有保险,损失还能挽回来。然而,当郝先生拿着保单向保险公司索赔时,得到的却是一纸“拒赔通知书”。

据悉,车主龚先生为自己的新车买了足额的汽车保险,出了意外事故,太平洋车险却以车子“没有上正
式牌照”为由拒赔。龚先生的保单顿时成了一纸空文。

2013年4月,阿华向保险公司提出车辆损失理赔申请,而保险公司却以新车尚未挂牌盗抢险不生效为由,拒绝赔偿车辆损失。无奈之下,阿华于2014年11月将保险公司公诉起诉至永登县法院。

  保险公司:约定了盗抢险自上牌之日起生效

新车购买了足额车险,出车祸后保险公司竟然拒赔车主损失,拒赔的理由就是没有上正式牌照。继曝光车险高保低赔、无责不赔等霸王条款问题后,近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再次质疑车险理赔难,“卖保险时,保险公司声称没有车牌也能赔偿,出现事故时却拒绝赔偿。”专家指出,这种做法涉嫌损害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

  保险公司的人员指着保单上一条“特别约定条款”解释说,因为该条款已经约定“本保单项目中全车盗抢责任险责任自车辆上牌之日起生效”,而郝先生的车被盗时尚未领取车牌,保单尚未生效,所以,保险公司不负赔偿责任。

昆明车主龚先生日前买了一辆60多万元的工程车,并花了1万多元在徐州地区的太平洋保险公司买了足额汽车保险。工程车的落户手续要一个月完成,不料新车在到手的第28天出了意外,此时车子的临时号牌已经过期。法院判决龚先生承担死者的各项赔偿金27万元。车险保单上注明,保险期限为2010年3月15日20时起,到2011年3月15日20时止。龚先生的车出事故的日期是2010年4月18日,在保险有效期限内。不料保险公司却以车子“没有上正式牌照”为由拒赔。

  双方观点:特别约定是不平等“条约”?

保险条款里的免责条款写明: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保险机动车的任何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其中第三条第一款所列的情况是:除本保险合同另有书面约定外,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机动车没有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及其他相关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号牌,或临时号牌或临时移动证,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简单地说就是没有合法号牌不赔。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