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图片 1

中新网4月16日电
近日,《清华金融评论》•读者见面会第十期在北京举办,活动紧密围绕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所著的《软价值——量子时代的财富创造新范式》一书,聚焦“新时代的财富创造新趋势”。

图片 2

当代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贝尔认为,从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再到后工业时代,人类社会经济依次经历了靠天吃饭、靠自然资源生存、靠科学技术发展的过程。

《清华金融评论》副主编、北京清控金媒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伟代表主办方在致辞中提到,《清华金融评论》始终坚持政策解读和政策建言的办刊理念,逐步形成了封面专题深入探讨+固定栏目垂直解析的内容布局以及包含金融家理事会、会议活动、榜单、咨询等全方位的产品服务体系。张伟介绍到,《清华金融评论》在财富管理方面有很多的尝试和实践,不仅在杂志上专门设置了“财富管理”栏目,还通过微信搭建了“财富管理周报”平台。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在兰州大学创业创新研究中心举办的“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西部企业发展”系列活动中作报告。李琛奇摄

从财富源泉的本质来看,后工业时代属于软财富时代。软财富时代的财富来源,不再是自然资源,而是人类的思维,诸如知识产业、信息传媒创业、金融产业、文化娱乐产生等软性产业,都是软财富时代的代表性产业。

中信出版社主编黄静代表中信出版集团对滕泰的新书《软价值》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她认为,滕泰提出的软价值理论,紧密契合中国当前经济转型需求,解释了传统价值理论不能解释的经济现象,也指出了新时代的财富创造新趋势和新战略,具有一定时代意义、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每一次经济受到重大冲击的时候,都是下一次新产业革命的起点。”6月19日,着名经济学家、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在兰州大学创业创新研究中心在甘肃天水举办的“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西部企业发展”系列活动中如是表示。

从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角度来看,在过去的四十年岁月里,中国的社会经济实现了跨越式腾飞。但是,在下一个四十年里,中国的经济是否还能出现更加辉煌的局面,这就需要我们尽快适应时代的发展,以新的财富创造规律,来创造经济发展中的新红利。

图片 3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发表主旨演讲

滕泰在题为“新红利:下一个四十年怎么办?”的报告中表示,过去40年里这几大增长红利或者要素条件、驱动力和技术改革制度条件都在发生一些变化。从要素来看,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和高储蓄红利都在递减。从后发技术红利来看,要靠创新。改革方面无论是市场改革还是资本化改革,可挖掘的空间都比以前小了,我们必须挖掘新红利,再造中国经济增长的新条件。

正如著名经济学家滕泰在《新红利:赢在下一个四十年》中所说:

滕泰认为,未来所谓的后工业时代,本质上是软价值时代。他认为每个时代的区别在于财富创造、价值实现的方式以及价值规律的不同。软价值时代财富的源泉不再是地球的物质资源,而是人的创造性思维,同时,其满足的不再是衣食住行这样的物质需求,而是满足人的精神需求,这个财富的空间是无限的。

滕泰认为,如何挖掘新的人口红利、新的土地红利和新的资本或者高储蓄红利,是整个国家未来几年要深化改革解决的问题。怎么挖掘新人口红利呢?他认为要从四个方面着手:新技术工人和工程师红利;改革劳动雇佣制度,降低劳动成本;放松并逐步废止户籍制度、改善软环境与新移民红利。挖掘资本红利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本质的意义就是在储蓄者和企业之间,用最低的成本架起一座桥梁。在深入挖掘土地红利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明晰农村城乡接合部的土地产权,推动土地流转,简化审批流程,真正增加土地的供给。如何激发新技术创新红利,需要政府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新旧动能转换,优化营商环境,减税降费。

“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认为,未来经济增长的本质就是,人类财富源泉和财富创造方式的不断创新,是新供给不断创造新需求的过程。”

滕泰指出,软价值时代的主要特征是,第一,软产业将成为这个世界上财富和产业的主体,软产业是指某种产品或者服务以物质形态表现的价值,占这个产品或服务总价值的不足20%的情况。第二,未来的制造业趋势是软性制造,软性制造是指产品总价值中,硬件的价值不足50%,软价值超过50%的情况。第三,未来的就业模式是软性就业,就业中会出现七三定律,有70%的人会在软产业和软性制造实现就业,传统的农业和制造业只需要少量的劳动力。

“在改革红利方面我们也有很深的改革红利可以挖掘,但是前提是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突破一些旧的观念约束才行。从制度改革来看,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确权、知识产权保护、混合所有制、股份制改造、租赁制等等,都是突破人们思想束缚的,包括市场化改革也是一样的。”滕泰认为,很多东西在曾经的时刻,在我们脑子里是不可逾越的红线,但是回过头来看实际上是我们的思想太落后了。如今我们在产权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市场化改革里面临着很多类似的问题,束缚我们的不是别的,而是落后的,旧的观点。“粗线条的企业制度方面的改革已经完成,但是如何深化市场改革和制度改革,还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

图片 4

最后,滕泰表示,硬价值的创造、实现和波动符合牛顿时代的科学和哲学思维,而认识软价值则需要量子时代的新思维。例如,软价值是从主观性与群体性认知来定位,既在产品本体之内,也在产品的本体之外,消费者的感受、评价都在创造价值;软价值是相对的,与所在的参照系有很大的关系,参照系的参数不一样,它的价值就不一样。

图片 5

一、软价值产业:红利褪去后的新出路

图片 6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原院长晏智杰发表主旨演讲

6月19日,滕泰在作报告。李琛奇摄

对于中国经济来说,2019年是一个坎儿。因为这一年,既是中国经济的转折时期,更是经济结构转型时期。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原院长晏智杰认为,在现实社会中,人的创造性的思维以及人的精神在经济价值的创造过程里,已经上升为一个基本的、关键的、核心的因素。他对滕泰的“软价值”理论表达了如下看法,首先,他认为“软价值”理论的创新在于把量子理论的要点加以理解、融合,把它用在观察社会现象,尤其是社会经济现象上,这是量子力学理论在经济学基本理论上的一种创造性的运用。第二,从西方主要国家经济学基本理论的潮流来看,他们在价值理论的定义及价值源泉这一点上,基本上都限制在物质因素的领域,而现在的软价值突破了这个领域,是个勇敢的突破。

每一次经济受到重大冲击的时候,都是下一次新产业革命的起点。那么下一个40年新红利在哪些领域?滕泰说,2018年中国经济困难很多,但是回顾历史我们发现,每次最困难的时点,常常也是新的希望所在。

既然,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那么在新的周期中,自然就要适应新的变化。所以,创造财富的形式,也不再是之前那样,“购进原材料——通过设备加工——生产成品”的生产流水线。

晏智杰表示,经过研究,他认为劳动价值论是在特殊条件下得出的结论,应该在多元要素价值论的基础上提出新的经济剩余论。他希望软价值的思想在中国的学界,特别是中国经济学的基本理论界能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和理解,使得软价值能更进一步地为发展社会生产力、建设美好社会而服务。

1998年是亚洲金融危机,很多出口企业严重的亏损,国有企业改革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很多国有企业职工下岗。但是那一年诞生了新浪、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这些互联网巨头几乎都是1998年、1999年产生的。

进入新的周期之后,创造财富的主要方式,已经转变成激发人们的创造性思维,创造软价值。

图片 7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发表主旨演讲

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也是苹果手机和3G的起点,后来的智能手机、3G、4G为代表的移动互联技术,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没有3G,也不可能有腾讯微信,不可能有移动支付,还有网上点餐,网约车、如此发达的快递,整个社会分工都达不到今天的水准。

在新的经济发展周期中,创造财富的新形式,主要有这样两个方面,这也是经济结构转型的两个重要方向:一是,眼下正火热的“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先进制造业;二是,知识行业的知识付费产品、文化娱乐行业的影视作品和游戏产品,这些都属于软价值产业,它们能够满足人们永无止境的精神需求,所以在未来具有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通过分享世界前首富比尔•盖茨以及瑞典首富瓦伦堡家族的案例,引出了家族办公室的概念,并介绍了它作为超高净值家族管理和传承的顶层设计,是怎样能够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和传承家族财富的。

2019年又到了新的转折点,这跟1997年、1998年一样,跟2007年、2008年一样,这一次孕育的技术革命新的机会比那个时候还要多。这一次是工业革命后期财富创造模式的转型。2015年我参加国务院经济形势分析座谈会的时候汇报了供给侧改革的学术思想新经济的财富创造新模式,总理后来点评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以前我们创造财富主要靠自然资源,今后我们更多靠人的资源;以前主要靠劳动,今后我们更多靠智慧。”

从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新的供给创造新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产业链会拉动经济的复苏。

高皓提出,家族办公室是对超高净值家族一张完整资产负债表进行全面管理和治理的机构。一方面需要管理家族有形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更重要的是帮助家族来管理无形的也是更重要的人力资本、家族资本、社会资本和智慧资本的传承,因为这个才是财富真正的来源。资产配置完成之后的直接结果,就是熨平了经济周期对于家族财富的影响,提升了家族财富的稳定性,财富和资产的全球配置,极大地提高了家族财富的抗周期和稳定性,这就是全球财富的新趋势。

2018年、2019年,伴随着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从供给扩张进入供给成熟阶段,下一轮科技革命和供给结构升级的方向在哪里?他认为新的红利可以从三条路线把握:1.沿着技术创新路线。2.沿着美好生活需要的路线。3.沿着财富流向的路线。

图片 8

高皓认为创造财富的时候,是聚焦、集中于某一个或者是几个主要的产业,可是当管理和传承财富的时候,更应该考虑怎么样能在不同的资产类别、产业、国别等等来进行多元的投资和配置。

他说,沿着技术创新的路线到底怎么把握?最近任正非先生的演讲我们也在学习,过去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距离20亿光年的地方投一颗‘芝麻’,在距离2万公里的地方投一个‘苹果’,距离几千公里的地方投一个‘西瓜’,距离五公里的地方投‘范弗里特弹药量’,扑上去撕开这个口子。”就是说,在比较遥远的创新阶段投少量的钱,在创新马上要爆发为生产力的阶段,投较多的资金,那么如今哪些领域是我们要投一个“西瓜”的地方呢?。

图片 9

主旨演讲后,几位嘉宾还围绕“如何提高个人财富及家族财富”、“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未来财富创造的行业及职业趋势”等相关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首先是氢能源,氢能源是人类的终极能源。其次是人工智能。还有5G。到底5G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大家能想到的是智能驾驶,物联网,这只是其中一点点。只有这个东西真来的时候,你才能知道是什么。3G刚开始的时候,谁能想到腾讯微信呢?谁能想到滴滴打车呢?5G以后到底会有什么?现在所有的预测都只是其中一点点,大部分都预测不出来,只有到时候才知道。但是关注5G领域的投资,这必然是新供给的集中爆发点。

比如,乔布斯创造苹果智能手机之前,市场对智能手机是没有任何需求的,而苹果智能手机的出现,为市场提供了新的需求,与智能手机相关的一系列产业链,都在这种新的供求关系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据悉,《清华金融评论》•读者见面会作为三大品牌活动之一,旨在服务读者、服务作者,为读者和作者之间搭建交流平台。坚持“三个一”原则,即:一位经济金融领域的权威专家,一部公开出版的经济金融权威著作,在《清华金融评论》发表的一篇有影响力的文章。

图片 10

再比如说,“知识付费”这种学习模式没有出现之前,市场对它并没有什么需求。可是,各种知识付费产品,已经成为现代服务行业的新型经济,这种新供给刺激着市场需求,知识付费平台刺激着用户,于是,需求量不断增加,与知识付费相关的产业链也得以逐渐扩大,所以就带动了新一轮的经济发展。

滕泰在作报告。李琛奇摄

可见,新供给主义的核心在于,不是市场需要什么才提供什么,而是要培养市场的需要,做到我们提供什么,让市场就接纳什么。这正是红利褪去之后,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出路。

沿着美好生活路线怎么把握未来新红利?滕泰认为,我们已经走过了满足基本物质生活需求的阶段,追求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才是未来的新红利增长点。比如对品质生活的需要,对终身学习的需要,愉快生活的需要,智能生活的需要等等。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