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后,京城各大劳务市场都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场面。尤其是保安、保洁、保姆以及销售等行业,用人单位纷纷提高待遇,降低招聘门槛,但依然难以招到满意的人选。

劳动力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用工荒”并不是“无工之荒”,而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必然结果。

遭遇了严重的用工荒和成本上升,不少企业开始想方设法进行产业升级,通过提高自动化程度和技术改造,尝试以“机器代替人”的模式破解企业的“用工荒”困局。

农历新年过后,用工荒在全国的蔓延促进了农民工待遇的改善。从东南沿海到中西部地区,各地纷纷连续上调最低工资线。北京市人保局近日发布统计数据显示,今年春节过后,农民工月薪同比增幅明显,工资水平普涨近10%。但是对于新生代农民工来说,他们对物质和精神的要求已经不同于父辈。这也加剧了用工荒的程度。物价的上涨使得用工成本也水涨船高,劳动力输出大省截留本地工,都是造成用工荒蔓延的原因。如何在变化中找机遇,成为供求双方都需要深思的问题。

用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副司长万东华的话来说,“用工荒”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好事。它传递出一些积极的信号。

另外,内地不少省市经济快速发展、就业机会增加、薪资待遇提高,使农民工纷纷回流返乡。

2月25日,北京怀柔劳务市场,一名保安公司负责招工的男子身着保安服,举着牌子,在人群中笑呵呵地介绍岗位情况。怀柔劳务市场的招工者普遍反映,今年的招工成功率不如往年,供不应求的现象严重。一位招工者说,他们来得比求职者还早,走得比求职者还晚。

但必须注意的是,蔡窻同时提醒说:“我国在劳动力供给方面的优势会长期保持。”事实上,农民工短缺源于权利和制度的短缺。政府应将“用工荒”作为完善劳动力市场的契机,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的社会保障,这才是解决“用工荒”根本之道。

还有不少分析人士指出,用工荒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西部地区与沿海地区“抢劳力”。从沿海地区特别是珠三角,到闽东南、浙东南等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再到长三角和京津唐地区,直至江西、河南、湖南这样的劳动力流出区域,“用工荒”和“技工荒”开始蔓延。

出生于1989年的郭胜毕业于一所中专院校,爸爸妈妈在农村老家种地,一个哥哥在济南打工。

据国家统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外出农民工主要以青壮年为主,其中16—30岁的占比达到61.6%。

倒逼产业升级

“我们提供的工资也不算太高,我也知道,所以只好勤跑跑。和往年不一样,现在我们是起得比求职者早,走得比他们晚”。老王边啃烧饼边说。

原因三:产业结构调整必然结果

从国际经验来看,“民工荒”也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前奏。如在上世纪60年代,日本就出现过此现象,当时日本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比重约50%,产业工人的短缺使日本制造业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增长模式走到了尽头。为此,日本采取推动设备投资扩大、促进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调整等办法予以破解。

怀柔劳务市场的招工者普遍反映,现在招工成功率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安徽省是中部劳动力资源大省,全省6700万人口中,常年外出务工人员达1300万人左右。近年来,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和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发布时间:2011-02-21 | 编辑:卢铮 | 来源:中国证券报

摘要:2月25日,北京怀柔劳务市场,一名保安公司负责招工的男子身着保安服,举着牌子,在人群中笑呵呵地介绍岗位情况。怀柔劳务市场的招工者普遍反映,今年的招工成功率不如往年,供不应求的现象严重。一位招工者说,他们来得比求职者还早,走得比求职者还晚。
出发…

山东:工资上涨20%仍难招人

农产品价格快速上升让一些农民切实获得实惠,二产三产之间的收入水平渐渐缩小,也令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数量减少。山东诸城市徐洞村的老李以前在市里的造纸厂打工,但今年开春他准备重新务农。“我姐夫承包了5亩地种黄姜和大蒜,去年姜蒜价格很高,一亩地就能净赚一万多块钱,比出去打工合适,还能顾上家,我准备今年向他学学技术也种姜了。”

85后“三无人员”郭胜

与上海、南京情况相似的还有浙江。

用工荒或成常态 倒逼产业升级

TAGS:劳务市场用工荒普涨工资图北京遭遇10月

春节过后,安徽打响了“抢人”大战。从2月11日至3月底,安徽计划举办多场人才招聘会,以缓解企业节后“用工荒”。安徽人保部门也采取相应措施,合肥“流动招工大篷车”开往周边地区,通过引导省内农民工就地转移,缓解省内企业“招工难”。

“原来我们计划今年扩充产能,招工4000人左右,但现在连2000人都没招到,还不如以前的工人多,只能无奈减少今年的生产量。”山东青岛哈达石墨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总说,公司普工的工资已涨到2300元以上,即便如此,今年工厂仍招不满工,这大大限制了企业的生产能力。

招工人员起得早

经济学有“刘易斯拐点”之说,意指劳动力从无限供给到短缺的临界点。此次波及全国的“用工荒”,似乎印证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窻的观点,“刘易斯拐点”已经在中国出现。

招工单位需求量大的是制造业的普工,涨薪是众多企业祭出的首要法宝。东莞长安镇一家服装厂厂长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很多企业等到春节后才提高工资来吸引工人,而他们企业在春节前两三个月就已经调高工人工资。员工工资高了,对企业信心也高,过了节后他们更愿意回来,而且老员工回到家乡,还可能带亲戚朋友来。

“我受不了种地,种地多苦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不过,工作三年的郭胜也不是没有遗憾。“在济南工作,工资还不错,可是我朋友多,常常去KTV、台球厅和网吧玩,几年过去了也没有存下钱。我已经不小了,我打算以后省点,不能再做无房、无车、无老丈人的三无人员了。”

尽管很多地方以加薪15%至20%吸引求职者,但是,“工资不够高”依然是求职者对工作“挑三拣四”的理由。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表示,靠临时性涨工资是不够的,改善“用工荒”的核心在企业。中小企业解决“用工荒”问题的根本出路是增强创新能力,完成产业升级。

来自山东农村的他曾在湖南打工一年,济南打工两年。这次来到北京才5天,就顺利地找到了工作。回到借宿朋友家的出租屋,他拿起吹风机整理发型。

五大原因造成“用工荒”

龚志富表示,像电子产品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可以通过改进设备和流程,“原来我们一个生产线是十人一组,现在可以减少到八人一组,虽然工资上涨了,但劳动生产率提高可以弥补工资成本的损失。”

老王是北京某饭店负责招工的人员,他对这些80后务工人员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们年轻有干劲,可是他也有烦恼。“现在的年轻人脑子活络,性格还敏感,事情做得不好还不让人说,一说就翻脸,有的还装病。比起前几年,我们的管理方式需要提高了。”

相比第一代农民工,第二代农民工的择业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不愿意从事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的大的苦活、脏活和累活,更加向往融入城市,更看重发展机遇。

安邦集团分析师贺军认为,受困于目前严格的户籍制度、高昂的城市生活成本以及农民工在社保、医疗、子女就学等方面待遇问题的考虑,相关企业仅仅靠加工资很难挽留农民工。近两年物价的不断上涨,让在外务工人员也承受很大的压力。

用工荒蔓延全国

有媒体撰文指出,“用工荒”反映的是农民工对工资低、环境差、待遇不平等的一种诉求,农民工采取的是用脚投票的方式,这就需要加强对农民工权益的保护,真正实现同工同酬。

为何用工如此紧张?从表面看,这与外贸需求复苏、一部分外向型企业订单增加有关。东莞友讯电子厂厂长龚志富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年前企业的订单就已排到5月份,全负荷生产以供应全球客户。“目前全球电子产品正进入一个更新换代期,对通讯电子产品需求量很大。”他表示,新增订单主要集中在欧洲和美国市场,日本的市场份额也会有一定增加。

郭胜,22岁,发型很潮,但并不影响他在北京市怀柔区劳务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刚到劳务市场5分钟,他已经被招工者团团围住好几次了。不到中午,就被一家亦庄的铝合金加工厂相中。

作为玩具和纺织大省的山东,节后也出现了“用工荒”。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